卖货郎将如何解决农村电商痛点?

阅读  ·  发布日期 2019-12-12 09:42  · 来源: 未知

2019年12月11日上午,数字经济与产业升级论坛在北京友谊宾馆举办,卖货郎集团联合创始人、执行总裁张玉生做了主题为“当农产品插上互联网的翅膀” 的演讲。农村电商痛点是什么、普及率是多少、第三方支付落后吗……针对这一系列问题,张玉生做出了回答。

卖货郎将如何解决农村电商痛点?-中国商网|中国商报社0

卖货郎集团联合创始人、执行总裁张玉生

以下是演讲实录:

卖货郎作为一家民营企业纯农村电商平台,五年来一直在深圳发展。中国深圳国投建行一个资深投资人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他说:“张总,卖货郎你做几年了?”我说四年了,他问,“和你同期创立筹备的电商公司特别农村电商公司99%都死亡了,为什么卖货郎四年多还没有死”?当时我很迷茫,我就回了一句话,我说,“既然站在这个地方交流汇报,证明卖货郎还活着”。有一句伟人说过一句话,存在都有理由。

卖货郎成立于2014年,我们创立和筹备了卖货郎,定位是工业产品下乡和农副产品进城。五年时间就做一件事情:工业产品下乡和农副产品进城。深圳总部平台加上我们的县运营中心,我们更喜欢国家级和省级贫困县,加上每一个县域成立实体终端店,形成三位一体智能化电商平台。第二,卖货郎五年来致力于工业产品下乡和农副产品进城。第三,卖货郎作为农村电商的开拓者,我们一直致力于最后一公里。

既然是数字经济论坛,卖货郎也参与一下数字经济的讨论。第一,我国6亿农民2亿在上网,而且每年以10%的速度递增。第二,农民人均收入上升八个百分点,比城市居民还高。第三,互联网普及率逐渐提升,而且国家对农村经济的政策已经上升到国家层面。截至目前,中国农村电商的市场分析有一个权威的报告,2019年、2020年时候,农村电商零售平台截至目前还不到1/3,预计2021年将达到6万亿,这是“蓝海”。

拼多多跟卖货郎同年成立,为什么拼多多跑在前面?为什么拼多多从1亿用户到2亿用户,听说现在5亿了,拼多多也是做农村电商,有涉农领域,拼多多客户是谁?是乡镇老大妈、乡镇小青年,这些人购买力可以吗?当然可以,乡镇小青年的房子是爹妈买的,县城里面有一辆车,一个月挣4500元,没有房贷,没有车贷,挣4500元就花4000元。卖货郎公司的深圳技术总监一共月拿5万元,我说一个月拿5万元怎么花?他表示,2万元房贷,1万元车贷,每月还要给父母2000元。这样一算,月薪5万元也是月光族。

作为农村电商,我们也把数字展现一下,下面的路我们怎么走。农村电商痛点是什么?普及率是多少?第三方支付落后吗?目前,刷脸、指纹在北上广已经很流行。农村物流体系不发达,这也是卖货郎致力于最后一公里的根本原因,有人说离乡镇三公里的地方物流就下不去。此外,区域单一品牌流通不畅,农特产品信息不畅、物流不发达,优质农产品卖不出去也是目前农村电商存在的痛点。

卖货郎如何做的?我们彻底解决农村电商三个痛点:第一,所有的总部平台运营中心实现了总部电商平台与县运营中心双平台运作,彻底解决了县域与全国资源统一配送。第二,加多宝、王老吉下乡时候,全国集中采购。利用C端商城服务于末端客户,全国商城和C端商城服务客户时候这个地方出现断层,需要卖货郎线下实体店。我们每一个社区成立卖货郎实体店,物流中转,便民服务。这是卖货郎完善的商业体系。2B、2C,终端实体店。

既然是数字经济论坛,我们看一下卖货郎五年来搭建了完善的农村电商数据,我们知道河北沧州特产是什么,我们还知道深圳8月份、10月份最喜欢什么农特产品,我们还知道东北人喜欢喝50度以上酒,云南人喜欢喝42度酒,这些数据对我们有非常大的帮助。

卖货郎所有商家东西都是厂家直供,通过总部平台、运营中心、最后一公里物流完善工业产品下乡,回过头卖货郎借助当地运营中心建立产品追溯体系,完成农特产品进城,形成闭环。

全国272个县都有类似这样的运营中心,今年卖货郎的重点为云南、贵州、内蒙老少边穷和革命老区,参与中国政府的精准扶贫和电商扶贫;卖货郎从县到村的物流,海尔洗衣机从青岛来,从河北沧州到农村的五公里是卖货郎实行的。

既然是数字经济论坛,我们再谈一谈卖货郎作为农村电商为农产品插上腾飞翅膀时候卖货郎是如何落地实施的,我们体现在行动上。这是卖货郎货郎、货娘在行动,男的叫货郎,女的叫货娘,线下实体推广,一站一货郎,一站一货娘,你有责任、有义务干什么?到村民家,或者村民到服务站,每一个村、与一个社区服务站门口一般能打牌、能聊天,就是这个村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所有大姐、大妈都到这聊天,我们货郎、货娘开始行动了。从产品推广,便民服务到农村红白喜事,一站式服务,喝什么酒,用什么烟,订单式服务,卖货郎落地实施线下拓展业务的生力军。我们的脚步遍布23个省,拥有1万多个店,272个运营中心以及4万卖货郎员工,这是我们的供应链体系,这边是农业产品,中间是工业产品,那边是物流战略合作单位。

卖货郎模式受到国家发改委的认可,卖货郎的关键词--运营中心、线下服务站、最后一公里、农特上行,已经被国家发改委相关领导作出了认可,文件上有呈现政府支持,农业部部长、北京市市长、全国劳模,武汉市委书记两次莅临卖货郎。

最后一点,卖货郎作为中国农村电商的开拓者、践行者,我们下一步还要做引领者,当然要不管改造和赋能自己,举个例子,卖货郎永城分成立于2015年,河南商丘永城市,截至到今年11月,建立了大型的运营中心,发展乡镇村服务站312个,仓储物流3300平方米,物流车35辆。

既然是数字经济论坛,我们就谈数字,我们要改造和赋能线下店,全国卖货郎终端店全部升级为网站,只要在农村买够一百块钱东西,类美团服务,卖货郎小哥给你送过去。

把所有支付系统改成刷脸。在深圳和腾讯下面一个二级公司合作,所有支付系统刷脸支付,以后我们在线下实体店买棵白菜都让你走流水。

我们计划在一二线城市再建一千个实体的生鲜和农特店,干什么?迎接陕西延安、内蒙、云南和贵州这些云贵高原的产品卖到城市里,实行定向的农产品产业化扶贫。

区块链技术,我们今年已经和美国纳斯达克公司签署上市,上市公司给我们植入区块链技术,农产品质量问题很重要,直接要放嘴里吃,产品追溯体系很中扫二维码,红酒、白酒都扫二维码。

卖货郎的大数据,其实农村电商大数据平台不单单是服务政府的,对谁最有帮助?对农民最有帮助。卖货郎的物流272个物流点,今年把这些物流点串起来。我们计划再开500个运营中心,今年重点开云南、贵州、内蒙,打通工业产品下乡和农特产品上下行通道。